融资2500万美元的剑桥妈妈:帮他们进更大世界
来源:本站 作者:钛媒体苏建勋 发布时间:2018-2-9

对于 Hanadi Jabado 来说,11月初的杭州依旧有几分暖意——这不是她第一次来到中国,但相比北方的严寒,Hanadi 更喜欢江南初冬的温和。

西湖、浙江大学、西溪湿地……短短几日,Hanadi 走遍了杭州不少地方。不过,和一般游人的走马观花不同, Hanadi 需要更加了解这座城市。她是一名连续创业成功的企业家,目前担任英国剑桥大学贾奇商学院企业家中心执行总监,以及“加速剑桥”(Accelerate Cambridge)加速器负责人。在她的带领下,加速剑桥已经孵化了130家剑桥的早期初创企业(Start-ups),总融资额超过2500万美元,其中一家企业被美国苹果公司以1亿美元收购。

相比一家机构的管理者,Hanadi 在加速剑桥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大家长”。在创立并担任加速剑桥负责人的三年里,Hanadi 首要职责是帮助英国剑桥大学相关的初创企业梳理创业方向,为他们配备适合的导师、团队、甚至是投资人,从而帮助他们进入更大的市场。

而中国正是 Hanadi 心仪的下一个目的地。

作为学术以及科研基地,剑桥大学在全球拥有无可争议的地位,但谈到互联网以及创业,Hanadi 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很多人在剑桥很’无知’,不知道中国在发生什么。”Hanadi 开玩笑道。

的确,中国正在全球创投领域扮演愈加重要的角色。在刚刚结束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中,赛富亚州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曾表示:“在全球风险投资领域,中国仅次于美国;如果把二级市场的基金和未登记的民间资金加起来,中国的比重已经超过美国了。”

这也是 Hanadi 来到中国、来到杭州的目的。值得注意的是,这位行事严谨、思维缜密的英国来客,自然不会单枪匹马地来到这个陌生、却又蕴含巨大机遇的国度。

Hanadi 选择了“G5”。

阿里巴巴以北2公里 激发的BIG VISION

距离杭州阿里巴巴总部以北2公里处的EFC欧美金融城,大量初创企业、投资机构、高校实验室聚集在此处,G5 全球总部便坐落在这里。

和杭州曾经主办的世界级峰会“G20”有异曲同工之处,G5,是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中国五国间的科技创新与双向跨境投资孵化平台,从2013年成立伊始,G5 逐步在各目的国设立创投中心,为早期项目提供跨境风险投资和办公场地,并对接全球创投生态资源,进行跨境双向-多向孵化。

谈及“G5”,Hanadi 有些兴奋,她用“Big Vision”(很大的愿景)形容与 G5 的合作。从今年3月与 G5接触至今,Hanadi 用了六个月的时间解决了心中的疑问:G5 是如何诞生的;它能为这些来自海外的团队做些什么;又是怎样做到的?

联合办公?孵化器?G5 想做创投领域的“赋能者”。

和大多数扶持创业团队的平台相似,G5 首先提供的是一个位置绝佳的联合办公基地:在整个 EFC 超过百万方的体量内,涵盖了写字楼、五星级酒店、欧美特色大型商业中心等多业态;而在区位因素上,今年10月临安撤市建区后, G5 所在的未来科技城已成为杭州地理位置的城市中心。

不过,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在硬件配置之外,G5 和大众熟悉的联合办公、孵化器、加速器又有着根本上的区别。因为我们几乎看不到G5与任何孵化器、联合办公对标。似乎更接近于自成一体的生态系统。

自2013年以来,EFC欧美金融城已与欧美、澳洲的国家和地区的一线孵化器、加速器、风险投资机构、高校实验室等100家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在11月初举办的“2017侨界精英创新创业峰会” 中,G5 与包括裸心集团、加速剑桥、WE+窝酷、加拿大GCI中加基金、中国加速、美国MITxUlab、澳大利亚Celestial基金等创投品牌共同建立了“海归创新创业生态圈”。 而这些都是基于其母公司建工地产集团超过20年的地产运营经验,以及在创投领域深耕得来的种种资源储备而来。

在Hanadi看来,地理位置与物理空间带来的优势只能算是外部因素,真正打动以剑桥加速器为代表的五国团队人马愿意进驻 G5 的,不仅是这样的生态组合背后的理念和资源运筹能力。

得心应手是懂得和舍得

在加速剑桥,Hanadi 已经组建并领导了一支有经验的职业团队,帮助超过90家初创公司从商业计划走向市场,而到了中国,Hanadi 虽然可以将她指导创业项目的经验平移过来,但落实到找团队、找合作、找融资的执行层面,还是需要左膀右臂。

“在孵化器里,最大的风险是初创企业的同质化。相比竞争的环境,我们要做的是让创业公司学会帮助彼此,拥有更多产生合作的机会。”Hanadi 说到“对创业创新而言,环境,无比重要”

或许Hanadi在惊诧于EFC创业气氛的时候,没有想到“打造一座新金融微城”“孵化下一个独角兽”正是 EFC 欧美金融城破土前许下的宏愿。

在这个由包括苹果新总部“Apple Park”设计师事务所Foster+Partners团队,以及Gensler、FJMT、Benoy联合设计的商业综合体,目前已经开业的T5美国中心,几乎在每一层都有国际风投机构、创新基地、联合办公品牌驻扎,同时通过扩大咖啡休闲区、大堂、中庭以及公共活动空间等区域的面积,并通过对动线的合理设计,提高投资人与创业者、创始人与用户、企业家与客户这一类人群在各区域间相遇的可能性,促进交流、分享、对接,形成一个“共生、共享、共赢”的商业生态系统。

比如 EFC 欧美金融城的停车场,就需要从写字楼下到大堂后,换乘另一座摆渡电梯才能抵达,这个看上去是Bug的设计,正是参考了英国金丝雀码One Canada Square大厦(著名科技类孵化器Level39所在地),以及WeWork等联合办公的设计理念,其实也是为了增加人与人之间沟通协作、跨界授粉(cross-pollination)的机会。这样的设计心思提供了人与人之间正确的连接和互动,同时营造出一个令人振奋的、鼓舞人心的环境,也不会太越界而让人手足无措。

这也显示出 EFC 欧美金融城与大多“半路出家”的孵化器有着天然的差异。对于后者来说,孵化器实则是变相的地产生意,经营者是作为“二房东”在收取租金,但对于 EFC 欧美金融城,则是一种使命感驱动下的量身定做。

也正因如此,最终建成的 EFC 欧美金融城不论在前期设计、中期招标、后期入驻等环节,都以“为创业者服务”为考量,这种富有远见的设计理念与生态配置也得到了国际组织的青睐。今年 6 月,在被誉为“科技界奥斯卡”的伦敦科技周上,G5获颁“全球创投中心”殊荣。

“独角兽赋能者”为国际大咖开门

对于来自不同国家的海外创业团队来说,想要挤进中国市场绝非易事。

除了国家差异带来的认知沟壑外,外资企业来到中国极易遇到“水土不服”的问题。

拿上个月亚马逊AWS 将业务部分租售给国内企业光环新网来说,正是因为监管部门对数据的敏感性所致。而不论是政策的严苛还是产品的本地化改进,诸如亚马逊之类的外资巨头都挑战重重,更不用说刚刚起步的初创团队。

“国外的团队不会中文,他们想成立一个公司,需要什么文件,怎么租办公室,想和阿里巴巴去谈业务,甚至搞定签证,这些 G5 都可以提供帮助。” GCI 创投创始合伙人刘烨来说到。

2013年创立的GCI 创投目前是加拿大东部最活跃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其投资重心是加拿大ICT(信息,通信,技术)领域的科技与创新,GCI创投将加拿大的优质项目资源引进中国,孵化目的地就设在EFC的中加科技创新基地,GCI与G5的合作,为加拿大项目落地中国,解决了场地、资本和资源的首要问题。2017年11月28日,GCI创投暨中加科技创新基地在EFC正式开业。

正如刘烨来所说,不少海外团队在中国落地的“第一课”,就是要在成立公司与组建团队的过程中,了解基础的手续办理流程,尤其是最先要面临的税务、法律、注册等基本问题,而G5则可以快速提供相关的公司注册服务商,解决文书材料等起步阶段的问题,而随着创业团队产品的完善,G5还可以提供诸如GoogleAdwords的线上推广渠道。

另外,在产品的本地化层面,G5 也在教育海外创业团队加速熟悉中国市场,甚至协助他们对产品模式进行改进。

拿GCI 创投曾经投资过的一家游泳运动员大数据分析公司Tritonwear 来说,曾经这家公司试图以 SaaS 以及公有云的模式去敲开体育局的大门,在GCI与G5的沟通中发现,政府机构绝不会将国家运动员的数据放在一个海外团队的应用数据库中,因此,TritonWear 也及时采用了为当地政府定制私有云的方式部署软件,才有了和浙江省体育局尝试合作的机会。

而除了在流程以及产品上引导创业团队适应国内制度以外,有关资本、导师甚至是高管人选的对接、G5 更是不遗余力地对创业团队倾囊相授。

刘烨来以其投资过的底层系统 Graphite(中文名为“别开生面”)为例。“纯老外的创业团队在中国没有资源,G5通过组织项目资本对接会的形式,引荐了很多本地的投资机构,有助于他们更好地提升应用的本地化。”刘烨来说到。

而为了帮助类似 Graphite 这样的海外团队对接资源,G5 也配备了一支“全明星阵容”的导师团队,这当中包括浙江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管委会主任赵荣祥、“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李伟、美国Techstars物联网专家Ping Wang、天使湾创投创始人庞小伟等人。截止目前,G5直接和间接投资的项目多达二十多家,总投资额超过了2000万美元。

同时,G5 还会联合相关的创投机构定期举办项目路演。以11月9日,G5 联合Plug and Play 举办的“G5-PNP EFC智慧建筑创新加速启动论坛”中的路演为例,其中有凭借高级数据结构来推动家装领域发展的BIM Brain、电力线载波技术赋能智能楼宇的盐巴科技、将凝胶应用到保温材料中的同玄新材料、制造电力化智能插座的相舆科技、低功耗广域物联网项目纵行科技,以及研发新型生态塑料的亿歌新材料,这六个项目均集中在智慧建筑领域,而细分的技术标的也成为台下投资机构争抢的对象。

而G5这个智慧建筑加速器在甄选出优秀项目后,不仅出资源,出导师,也会出订单,出投资。也许对于 G5 来说,通过物理空间将全球优质资源撮合在一起,只是实现创投平台的第一步;而在硬件之外,良好的空间设计、突出的导师配备,也能在软件上加速外国创业者的中国落地,甚至进一步帮助中国制造业出海,将“走出去”与“引进来”完美结合。

而不论是Hanadi 还是刘烨来,他们来到杭州后,亲眼看到了阿里巴巴、网易的成功,以及杭州西部板块被创业创投激发的城市活力,这一切对于有野心的团队来说,无异于意味着百倍于海外市场的消费者与更加充盈的资本与合作机会,尽管在今天来看,G5 依然年轻,但就其背后庞大的资源与整合效率来看,如同20世纪的硅谷,当中欣欣向荣的生态已经初见端倪。